如果不是方励老先生在网络直播中下跪一事,我到今天可能也不会知道有《百鸟朝凤》这部电影。毕竟我的生活圈子不大,艺术青年也不多,大家在朋友圈里不是晒娃,就是晒美食。不知道这部电影,自觉地情有可原。

但是这一跪之后,我的朋友圈瞬间涌现出无数情怀人士,晒电影票的、转发豆瓣长评的,谁要是简单点个赞都显得很俗咖,似乎点评几句或者承诺一句“我马上去看”才可以。

躲过了朋友圈,躲不过办公室。领导本来就是方励先生的粉丝又曾zai电影发行圈潜水,所以感慨大大的有,表示个人承担巨额票款领着办公室的人集体去支持票房。

但我还是拒绝了…

是的,我不想看《百鸟朝凤》……

当然,这是一部好电影【因为网上已经有好多深度评论,相信群众的眼睛】,也是吴天明导演的遗作,更有200多名志愿者无偿宣发该片。相信要是把这部电影背后的故事整理完成的话,录个三五期艺术人生,还是够的。但这些都不是让我进入电影院的理由。

我为什么要去电影院看电影?场景分析,在与同性好友结束逛街、扯淡,或游戏团战之后,距离吃饭时间还有一会儿,干点啥呢?看电影就不失为一种好的选择,看点娱乐大片,或叫、或笑、或骂,一场电影结束,肚子也就饿了,吃个大份麻辣香锅,非常妥;如果是与异性好友约会的话,看电影就更是经典选择,一般会选择爱情片,暗色的环境中不用说话,静享暧昧时光。如果双方还不熟的话,女生千万注意不要选容易动情的电影,因为妆会哭花。

所以,在一个休闲的午后,我去看电影,我不会选择一部题材如此沉重、感情如此仁忍、意义发人深思的电影,我不想被再教育。我只想看一场让我傻笑,或者惊呆的爆米花电影。理由就是,我会快乐。

我把我的观点一股脑的扔向劝我向善的领导,于是关于“快乐”二字,我们又开始了一轮已经偏离《百鸟朝凤》的争论。

什么是“快乐”?在方励先生眼里,是这么解释的:原来我在别人的大船上,我不能掌控方向,但现在我只有一个小船板,但我是船长,这就是我的“快乐”。

快乐,是主观的,发乎真心,是从内而外的愉悦。它全凭自己做主,或为过程,或为结果,可能是从头至尾都带着清爽的心情,更可能在持续痛苦的某一个瞬间突然绽放快乐的灵火。比如:一个在小城市念大学的学生,忍着不能与同寝室同学玩游戏的“痛苦”而沉心阅读专业的各类相关书籍,过程痛苦,而结果却可能快乐;一个在大企业里的高管,为了自己的追求辞职去了一家成长中的小公司,也许相比之下一落千丈的办公条件痛苦,而远离勾心斗角全心全意做自己喜欢的事却快乐;一个初入江湖的创业者,身边悲观主义的朋友们经常给他唱衰,但是他坚持自己的信念,步步走下去,无论结果,过程却快乐。

唢呐,就是吹给自己的听的。

作为一个成年人,选择让自己“快乐”的事,并能够承担结果,无可厚非。

所以,坚持这种纯主观的“快乐”主义,我不会去看那部好演员、好剧本、好故事,也可能会让我落泪、更可能会让我受到又一次精神洗礼的《百鸟朝凤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