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每次回到家乡的小镇,最怕的就是开车上街。在北京车虽然多,但大家都守规矩。可在我们小镇上,驴车、马车、自行车,横穿的、逆行的让你防不胜防。如果再出现几个欺负外地车牌的交警,那就要了亲命了。

偏偏有位老司机看不惯,正巧遇到一辆拉着牛粪的驴车横穿马路,老司机气上心头一脚油门拦住驴车去路,还下车指正驴车错误,一场遭遇战就这样开始了。

千万别以为在小城市里汽车司机会比驴车司机牛逼。惹着了驴车,轻则让你赔偿误工费,重则就给你来一出一哭二闹三上吊的道德审判:“我就喜欢横穿马路怎么了?这些年都这么过来了,不是挺好吗!你算那颗葱在这里指手画脚的?老子不干了!看看整个镇上的牛粪谁管!”

这么一整,老司机果然不好意思了:小镇虽然落后,但确实一片和谐。自己这么一整,横看竖看都像个装逼的。于是,老司机掏心窝子对驴车司机好言相劝,驴车司机才不听劝,继续撒泼打滚,不惊动交警哪能行!结果整个小镇都知道了老司机欺负驴车司的事儿。

交警队长亲自跟驴车谈心:驴车司机你哪能不干,你要是撤了,咱们镇上的牛粪还不得堆成山(虽然这个时代已经有小货车,至少有拖拉机了)。驴车司机窃喜,心中想着:真没见识,不干这个我喝西北风去?别人谁要我。最后,驴车司机姿态高调地给了交警队长面子,不再撂挑子,继续逆行横穿,一切恢复正常。

如果你能听懂这个故事,一定是有过相似的经历。很多空降到“互联网转型”企业里的老司机都会遇到类似状况。所以,大部分喊着互联网转型的企业都失败了。

那么,什么样的企业更容易转型成功呢?

一、不破不立。即有一定实力,但最好“看上去快被干掉了”。

很多传统企业的衰败都是由内而外、慢慢坏死的,而并非像互联网公司那样消失在一夜之间。因此,领导层的危机意识最为重要。

这些开创老牌企业的企业家能够成功,往往是实力与运气并存,他们中的大部分都是表面很和蔼内心贼倔强的那种。要改变他们,很难!如果你再碰上一个没有危机意识的老板,十有八九死定了。

无论是华为、万达,还是海尔,这些几十年来非常成功的企业老板,都有很强的危机意识。还记得华为2000财年销售额达220亿元,利润以29亿元人民币位居全国电子百强首位的时候,创始人任正非却在华为内刊上发表了《华为的冬天》一文,大谈危机和失败,发人深省,更令人尊敬。

一家没有危机感的企业,只能在自嗨的麻醉中渐渐死去。想活下来,必须置之死地而后生。

二、断臂求生。即管理者有决心、有能力摆平各个利益山头。

老司机曾经为某知名电器厂商做品牌顾问,在一次饭局上,他遇到了品牌总经理张总。张总问:老司机,你服务了这么多互联网企业,能不能给我们出点主意,让我们也沾一沾互联网的仙气儿。”

于是,老司机问餐桌上所有人,大家知道自己家电视机的说明书放哪儿了吗?在场几乎没有人知道,也从来没有用过。

“既然从来没有用过,为什么还要印呢?”老司机接着问了第二个问题:“大家知道自己家电视的遥控器放哪了吗?”当然都知道!

“那为什么不把说明书做成二维码印到遥控器上。当顾客想要说明书的时候用手机一扫就能找到最新版本的说明书。而公司还可以通过这个二维码跟顾客建立很好的连接。”

张总一拍大腿:“太棒啦!就这么干!既节省了成本又提高了跟顾客互动的机会。”

一个月后老司机又和张总见面,问起二维码说明书的事情,张总说:“别提了!那事儿执行不下去,印刷厂老板是我们总经理的表弟。“

你在转型的路上,一定也遇到过很多张总和表弟。很多声称要互联网转型的企业都是老板牵头,开会的调子起得很高,大家一顿鼓掌,都号称要撸起袖子大干一场,可结果却经常是项目无法落地。毕竟,放弃利益这种事,嘴上说说可以,真要割肉,都疼。

所以,为了避免温水煮青蛙的下场,领导能否痛下决心摆平利益相关部门是关键。

三、兼容并蓄。即团队能够吸收年轻的活力,承认年轻的能力。

我家买了台新电视,两岁多的孩子仅出于自己短暂的人生经验就去触控它的屏幕。生于这个时代的他,已经具有了这个时代的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。同样,对于那些想要互联网转型的企业来说,也必须顺应时代,拥有一支年轻的、足够互联网化的团队。

90后就是生在互联网时代的“数字原住民”,他们天生就有互联网的思维方式。思维,可不是看两本互联网畅销书就能拥有的。所以,一个成功的互联网转型企业里,90后的存在是必需的。他们能带着企业自然地与互联网接轨,用互联网的语言对话这个时代。

当然,互联网转型不是拯救传统企业百试百灵的神药,更不该是套牢资本的金融噱头。对于任何企业来说,居安思危,没事的时候多和这个时代的活跃分子对对话,都是一种良性的生存方式。只有这样,才能避免成为炮灰,才能让转型之路走得轻松一些。

 

 

本期要点:

传统企业互联网转型的成功要素

1、不破不立,最好有实力,且“看上去快被干掉了”;

2、断臂求生,管理者有决心、有能力摆平各个利益山头;

3、兼容并蓄,吸收年轻活力,认可年轻实力;